【韩漫日漫】她的大魔王尧醉醉夙黑小无翼鸟漫画说在线阅读

原创
教程??????? 2018-12-30 00:08???来源:网络???作者:匿名 技术&&资源群:222833571|最全影视站
为了讨仙尊开心的她去撩拨大魔王了,后来的她发现,原来这个三观扭曲且无恶不作的大魔王竟然是她喜欢的仙尊时,她打算不跑了。毕竟她是喜欢仙尊的...大魔王表示,我就是仙尊,
凤凰网科技讯:北京时间12月30日消息,据腾讯动漫报道: ▲【韩漫日漫】她的大魔王尧醉醉夙黑小无翼鸟漫画说在线阅读完整版已有!

为了讨仙尊开心的她去撩拨大魔王了,后来的她发现,原来这个三观扭曲且无恶不作的大魔王竟然是她喜欢的仙尊时,她打算不跑了。毕竟她是喜欢仙尊的...大魔王表示,我就是仙尊,你只能喜欢我。小说书名-《她的大魔王》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 ? ??

本小说连载于“晋江文学网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

第一章养肥再吃

为了守护世界和平。

为了仙尊展颜欢笑。

尧醉醉纵身一跳,跃入万丈深渊的凡川中,无怨无悔。

最后一眼,她看见仙尊在川边长身玉立,清冷卓然,银发三千,流泻肩头。

明净通透的银眸中,带着对万世的怜悯与慈悲。

说不出的好看,也是说不出的疏离。

************

【第一罪(暴食)——三只小猪】

尧醉醉再次醒来,双眼朦胧。

她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。

等……等等等等!

这……这怎么是只猪手!

她是要穿越到不同的位面净化大魔王的灵魂碎片,可没人告诉她第一个位面就不是人了啊!

来不及观察周围的情况,尧醉醉开始吸收原身(一只猪)的记忆。

几分钟后,尧醉醉哭笑不得的揉了揉眉心。

想她一个无法无天经常把神界闹翻了天的小仙女,竟有这么一天。

传回去,那些经常被她欺负的神仙,可得举办一场仙宴来庆祝了。

话说回来,她也还是可以变成人的嘛~

尧醉醉转了个圈,嘴里念着咒语:“我是可爱的猪猪女孩!”

立刻,她就从一个几十厘米的小猪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。

唇红齿白,桃花小脸。皮肤白皙,肉质细腻……

只是头顶的猪耳朵……是收不进去了。

尧醉醉烦闷的捏了捏头顶的耳朵,一屁股坐在了干草上。

她这是穿越到童话故事“三只小猪”里面来了。

原身是童话里的猪老大,叫朱一一。

不过这位面的情况和童话故事里又不太一样。

这里面的动物都是妖精系,都有或多或少的妖术,都可以幻化成人形,也可以保留一部分动物的形态。

尧醉醉现在和猪老二朱二二,还有猪小妹朱三三同住在猪妈妈家里。

都是长身体的年纪,猪妈妈根本没能力养活她们。

已经家徒四壁,连睡觉的床都没有,只有些垫着睡觉的干草。

尧醉醉在神界也看过三只小猪的故事,她知道,很快,猪妈妈就会让她们离开家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。

午饭时间。

家里又只有几碗稀稀拉拉不见几粒米的小米粥和一个干巴巴的馒头。

以往这个时候,朱三三都会谦让,让给两个姐姐吃。猪妈妈就会心疼最小的女儿,把整个馒头都给她。

朱三三正打算开口,故技重施。

尧醉醉却抢先开口了:“三妹最小,正长身体呢~我们都把馒头让给她吃吧。”

“这怎么行……”朱三三声音斯斯文文的,“我前两天还听妈妈讲了孔融让梨的故事呢……”

朱三三刚说完,尧醉醉就直接拿起馒头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她的嘴张得很大,两口就把馒头吃完了。

因为吞咽,尧醉醉的声音有些模糊:“既然这样,那姐姐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朱三三的眼眶里顿时盈满了一包泪水,明明……不应该这样的……

大姐明明最老实的。

朱三三又哪里知道,她大姐的内里已经换了个人。

换成了从不让自己受委屈,只能她欺负别人的怼天怼地小仙女尧醉醉。

想让她饿肚子?

想让她把吃的让给绿茶妹妹?

做梦!

猪妈妈看到如此不谦让的朱一一,果然生气了。

她寒着声音说道:“有件事情我就该说了,只是你们年纪小,妈妈舍不得。但现在,我要告诉你们,家里养不起你们了,你们再这样下去,都会饿死。你们都收拾收拾,离开这里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……”

朱三三一听,立即啜泣起来,扑到猪妈妈怀里,开始上演母子难分难舍的一出戏。

尧醉醉则一口气滋溜完自己的小米粥,跑去收拾行李去了。

结果逛了一圈,她发现自己没什么好收拾的。

好东西都在朱三三那里,而且此时猪妈妈还在不停往朱三三的临行包裹里不停地塞东西。

朱二二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,口水都流到地上来了,还浑然不觉。

真是够二的……尧醉醉暗自腹诽了一句,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家。

尧醉醉走在森林里并不平坦的小路上,到处都是奇花异草,绿的花,蓝的草,还有不知名的果子,满是童话世界的奇趣特别。

可她心里却还在盘算着。

她知道原身朱一一就是建了一座稻草房子所以被狼吃了。

所以她完全可以建一座石头房子来保护自己,可是潜意识却告诉她不要那么做。

也许只有被吃,才能让故事继续发展。

于是,在尧醉醉碰到一个背着一捆稻草的老奶奶后,她立马迎上去:“老奶奶,请把您的稻草给我吧,我想用她盖一所房子。”

“好呀。”老奶奶很是慈祥的笑着,满脸皱纹。

尧醉醉顺利的得到了一捆稻草,并且用它盖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小房子。

她的猪身又矮又小,大概也就比一只兔子大那么一点儿。

所以她变成猪猪后,很轻易地就钻进了自己的小房子里,不过屋顶很低,她一抬头就碰到了,屋子就会开始摇晃。

风从稻草缝里嗖嗖刮过,尧醉醉蜷缩在稻草堆里,盼望着狼快点来吃她。

她大概是第一只对一只狼翘首以盼的猪吧……

黑夜如同一层幔布,渐渐笼罩了整个森林。

也笼罩了她的小房子。

尧醉醉静心听着外面风吹过花草树木的声音。

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狼!来了!

他踩在树叶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:“小猪小猪,让我进去吧。”

尧醉醉透过稻草缝里往外看,只能看见一团漆黑的影子,仿佛融入了黑夜。

是他!

大魔王夙黑!

他的灵魂气息,尧醉醉绝对不会认错。

只是此时的这只狼,体内只有一片夙黑的灵魂碎片,承载着他的邪恶,却并没有夙黑过往的记忆。

尧醉醉来这个位面的任务,就是撩他。

撩到他爱上她,用爱去净化灵魂的罪恶,洗涤到只剩纯净的灵魂。

然后,她就可以离开了。

其实想一想,撩完就跑,还是很刺激的~

外面的狼似乎不高兴了:“小猪,快点给我开门!”

尧醉醉使劲地晃脑袋,虽然狼似乎看不见:“不行不行,绝对不能让你进来!”

狼恶狠狠地说道:“那我就把你的房子吹得稀巴烂!”

于是,他吹呀,吹呀,吹倒了房子。

露出里面一身嫩肉粉嘟嘟的尧醉醉。

黑狼顿时食欲大增,张开大嘴,露出尖利的牙齿,朝她扑来。

神界无数个神仙都曾追着尧醉醉满神界跑,所以尧醉醉的逃跑功夫一流。

她直接晃了晃身子,就躲过了黑狼的一扑:“狼大王,我现在还小,肉太少,不够吃。不如你把我养肥了再吃?!”

黑狼的眼睛很好看,在黑夜里宛如一颗宝石,发着幽幽的绿光。

他盯了盯眼前这只小小的猪,确实太瘦小。

也就一个巴掌大,还不够塞牙缝的。

尧醉醉趁热打铁,努力献殷勤:“我会的可多了!我会洗衣服,做饭,还会打扫家务。狼大王,你带我回家吧!”

黑狼想了想,似乎挺不错。

不仅有免费的佣人,还能养大了吃。

于是黑狼点了点头,声音有些嘶哑:“跟我走。”

黑狼迈着大长腿,一步就能走过一棵树,走路带起的风拍打在他身后迈着小短腿的尧醉醉脸上。

像刀子挂一样,生冷生冷的,好冰好痛!

尧醉醉不满地看向前方跟踩了个风火轮一样的夙黑,捶了捶酸痛的腿。

她才不到他的膝盖,怎么跟得上他啊!

又不敢变成人形,人形身高到他胸口,怕他觉得够吃直接下手。

许是觉察到身后没了动静,黑狼不耐烦地转身:“怎么走得那么慢?”

“我……我在努力走呢!”尧醉醉假装努力地抬起小腿,小心翼翼的绕过一处荆棘。

黑狼深呼一口气,吹倒了地上的小花,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尧醉醉的面前。

尧醉醉担惊受怕的看着他,随时准备逃跑。

没想到他直接弯腰,拎起了她的脖颈,就像平时尧醉醉拎猫猫狗狗一样,随意又自然。

他轻松的提着她,走过了好几颗树。

尧醉醉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,扭了扭腰:“脖子好痛啊!”

怎么一只猪还这么娇贵?

黑狼极其不耐烦并觉得带这小猪回家是一个错误的决定:“就你细皮嫩肉,捏个脖子痛什么痛?”

尧醉醉轻声嘀咕着:“就是细皮嫩肉才好吃呀!要是皮糙肉厚,不得把你的牙磕掉了?”

黑狼一听,好像很有道理。

十个皮糙肉厚的小猪抵不过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猪。

黑狼幽深的目光在这细皮嫩肉的小猪身上一扫,然后把她抱到了怀里。

两只手举起,抱在胸前,尧醉醉仿佛陷入了全天下最柔软的毯子里面。

原来他的毛是这样顺,这样软,这样滑。

要是能做成床单和被褥就好了。

尧醉醉慢慢打起了瞌睡。

他的胸腔温暖又炽热,皮毛自然也是温暖又熨帖。

暖融融的,像一个大暖炉,贴着她的脸皮,却一点也不痒,还让她好想蹭一蹭。

睡得迷迷糊糊的尧醉醉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她用小脸拱了拱黑狼的怀抱,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睡得更沉更香了。

呼吸均匀,打着呼噜,一脸香甜。

奔走中的黑狼强忍着想把她摔到地上的冲动,一直告诫自己。

这是他的食物。

要对她温柔点,耐心点。

好好的把她养大,再一口把她吃掉!

第二章娇生惯养

黑狼抱着睡得皱巴巴的小猪到了家。

看着她睡得一脸香甜的样子,他就十分不爽,直接把她摔在了地毯上。

尧醉醉迷迷糊糊醒转过来,嘟囔着这个毯子怎么没有刚刚的舒服,撞上黑狼充满侵略性的目光,顿时瞌睡虫都跑了。

“狼……狼大王,晚上好呀~今晚月亮真好看。”尧醉醉打着哈哈,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。

黑狼盯着她,这小猪真是满嘴跑火车。明明刚刚一直在睡觉,根本没看见她看什么月亮。

眼看着黑狼的脸色越来越沉,尧醉醉立马换了个话题:“大王,你饿了吧?我给你做夜宵!”

尧醉醉迈着小短腿跑开,并且根据自己(猪)的本能,顺利找到了厨房。

黑狼家的房子真的不大,也就两层而已。

厨房也不大,也就朱一一家的两倍大小而已。

“不知道平时压榨剥削了多少小动物!”尧醉醉碎碎念着打开了冰箱。

冰箱里空空如也,可怜巴巴地躺着一根香蕉和一个面饼。

香蕉皮有些泛黑,估计是黑狼随手抢的哪个猴子的。

面饼还被咬了一口,估计是黑狼觉得不好吃就直接扔冰箱了。

尧醉醉念出咒语,变成猪猪女孩以后,撸起衣袖,开始做夜宵!

她把香蕉去了皮,放在面饼上。面饼皮被她平削成了两张,变薄了许多。

用面饼皮把香蕉卷起来以后,再用刀均匀的切成小段,放到烤箱里。

五分钟后,香蕉浓郁甜腻的香味,飘荡在整个厨房,让尧醉醉的鼻子不由的耸动,多闻了几口。

多好吃的东西啊!

她却要拱手让人……

尧醉醉不舍地偷吃了一个后,又变回猪猪的样子,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端着盘子来到了客厅。

客厅里,一个穿着黑色西装,打着黑色领带,身材修长,面容如玉的男子端坐在沙发上,手上拿着报纸,认真翻阅。

如果不是他背后那条毛绒绒的黑色大尾巴,尧醉醉差点脱口而出:“帅哥,你谁?”

黑狼听到动静,转头看来,目光主要放在尧醉醉端的盘子上。

盘子里小巧玲珑的香蕉酥正泛着油,滋滋冒着热气,看起来,听起来,闻起来,都格外的诱人。

不爱吃素的黑狼表示:“什么东西?过来。”

尧醉醉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把盘子和叉子递到他面前。

黑狼皱着眉头,一只手拿起叉子,有些嫌弃的戳了一个香蕉酥放入口中。

吞下,不说话,他又戳了一个……

就这样,一盘香蕉酥都落入了他口中,尧醉醉眼巴巴的望着,他非常残忍的没有看她一眼。

吃完后,把叉子随意一丢:“一般,吃多了就腻了。去把碗洗了。”

尧醉醉闷闷地捡起地上的叉子腹诽道:腻了你不会给我吃吗?腻了你吃光干嘛?

黑狼又认真地看起报纸来,顺便嘱托尧醉醉一句:“明天,你陪我出去狩猎。”

“我?”尧醉醉连忙摇头,“大王,我一没战斗力,二跑得慢,我去了就是耽误你工作啊!”

黑狼不由分说:“让你去你就去,再啰嗦吃了你!”

“……”行吧!谁让她是瑟瑟发抖的小猪猪呢?

尧醉醉无奈,第二天只能乖乖跟着黑狼出门狩猎。

按照童话故事里的剧情发展,今天应该轮到朱二二了。

果然,沿着森林弯弯绕绕的小道,黑狼来到了一座荆豆花做成的房子前,对着房门开始说话:“小猪小猪,让我进去吧。”

“不,不,绝不能让你进来。”里面传来朱二二的声音,因为害怕而显得有些尖锐。

“那我就把你的房子吹个稀巴烂!”黑狼沙哑着说完,对着荆豆花房子开始吹气。

黑狼的肺活量真不是盖的,吹出来的风和龙卷风有的一比。

他吹呀吹呀,吹倒了房子,露出里面的朱二二。

黑狼张口大嘴朝朱二二咬去,朱二二突然喊道:“不要吃我!我还小!养肥了再吃吧!”

不远处的尧醉醉愣在原地,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,朱二二都知道嘛,不然怎么会学她喊出一模一样的话?

朱二二确实还小,比朱一一还小。

黑狼打量了一会她瘦小的身子,直接用大掌把她挥到了尧醉醉的身边。

养一只小猪也是养,养两只小猪也是养。

那就多养一只吧,他上次还听路过森林里的猎人说过,养猪致富呢~

于是,迈着小短腿跟在黑狼身后跑的,又多了一只朱二二。

朱二二的皮厚实多了,即使被荆棘刮到,也顶多留下一道白痕,她眉头都不皱一下,使劲跑步跟上黑狼。

反倒是尧醉醉,走走停停,一下子落了一大截。

其实她被荆棘刺到,也不会出血,但她就是娇气,觉得哪里都疼,腿也酸,走不动。

黑狼嫌弃地走过来,脚掌能把这一片的花花草草都踩平:“怎么又在这里哼哼唧唧?你看看你二妹,比你听话多了!”

尧醉醉望去,朱二二正埋头往前冲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

她晃了晃自己的小短腿:“大王,你抱我回家吧!我用好吃的回报你呀!”

“不抱!自己走!”黑狼踢了踢她露出来的小肚皮,软软的,似乎很好吃的样子。

又想让他堂堂一个森林狼王做她的肉垫子?这只小猪可真会想!

尧醉醉起身,紧紧贴着黑狼的小腿:“狼大王!您英明神武,八面威风!”

“不抱!自己走!”黑狼把她踢远了些。

夸他的人多了去了,一只小猪算什么?

“大王,我要是走多了路,就会长肌肉!长肌肉,就不好吃了!肉硬邦邦的,咬都咬不动!”尧醉醉抱住黑狼的脚踝,誓死不肯再走路。

黑狼无奈的目光在她紧闭着双眼的脸上逡巡着。

怎么这只小猪总是能说出让他心服口服的歪理来呢?他确实不爱吃咬不动的肉,只喜欢细腻鲜嫩的小肉块。

反正最后都要进肚子里的,娇生惯养一些,味道可能更好。

黑狼弯腰,把尧醉醉抱起,拢在怀里,挡住梭梭的风声。

尧醉醉再次美美的睡了一路。

夙黑这狼啊,别的优点没有,这身皮毛倒是不错,怀里比她的仙床还舒服~

尧醉醉睡着时,自己浑然不觉的在黑狼怀里蹭了无数下。

也没有看到黑狼嘴角抽动,身体慢慢变得僵硬的全过程。

黑狼虽然一心想吃她,但是也没有苛待她。

至少给尧醉醉安排了一个小房间,里面有张木板床,还有沙发、衣柜还有个小书架,比她之前待的地方都舒服多了。

尧醉醉从床上醒来时,朱二二正坐在她的床边,翻看着小书架上的书。

“姐姐,你这一觉睡得可真久!”朱二二有些怨怼似的,放下手里的书。

尧醉醉撑了个懒腰,神色慵懒:“咱们做猪的,不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吗?这就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啊!”

“……姐姐,你得去做饭了!”朱二二把尧醉醉拽起来,使劲往外拖。

平时在家,都是朱一一做饭,朱二二和朱三三在猪妈妈的带领下在院子里玩耍,所以现在,朱二二也习惯性的等她做饭。

“行行行。”尧醉醉半梦半醒的被朱二二推进了厨房,开始洗菜做饭。

“姐姐,你说我们要是能一直当狼大王的佣人,还不用被他吃的话,那该多好啊!”朱二二看着冰箱里琳琅满目的蔬菜瓜果,艳羡着说道。

就是刚刚,狼大王不过发了一句话,家里要做饭!

整个森林的小动物都排着队搬空了自家的仓库来给狼大王送吃的。

狼大王不知道拣选这些蔬菜瓜果,就一并交给她负责,她站在那里发号施令,不知道有多威风!只可惜朱一一睡着了,没看到。

平时家里想吃都吃不到的蔬菜瓜果,现在她却还能把那些卖相不好的打发回去,真是做梦都不敢有的日子。

尧醉醉可不知道朱二二想的这么多,她直接击碎了她的梦想:“你想多了,做佣人是不可能做佣人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佣人的,我们很快被养肥了就会被吃掉,骨头都不剩的那种。”

朱二二打了个寒颤,摇了摇头,不会的,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才行!

“姐姐,你在做什么呀?”朱二二坐在板凳上,伸长了头,张望着尧醉醉那边。

“做饭啊。”尧醉醉无语,朱二二是有多蠢。

“我知道。”朱二二吞了吞口水,“你在做什么菜?闻起来好香!”

“过桥豆腐,南瓜花卷,土豆丸子,牛奶布丁。”尧醉醉随意说道,手下的动作一刻不停,干净利落,行云流水。

“哇!听起来都好好吃!”朱二二拍了拍猪手,热烈的捧场吹捧。

尧醉醉头也不抬,冷漠地说道:“就算你把我夸得天花乱坠,我也不会同意你偷吃的。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“姐姐……我,我不想偷吃!”朱二二义正言辞的瞪着眼睛,“我……”

“有话直说,别扭扭捏捏,我忙着呢。”尧醉醉不想自己的烹饪过程被随意打扰,这样做出的食物就没有了灵性。

“姐姐……我是想说……你能不能跟狼大王说,这些都是我做的?”朱二二吞吞吐吐低着头,难为情地说道。

第三章崩掉牙齿

尧醉醉奇怪的回头,打量着朱二二。

朱二二此时正幻化成人形,白白嫩嫩的脸上带着一丝绯红,说不出的古怪。

“为什么?”尧醉醉不解地问道,“你不会……看上狼大王了吧?”

“不不不,我怎么敢……”朱二二连连摆手,头都快摇掉了,“我不敢肖想狼大王,我只是想……在这里当一辈子的佣人,不想被吃掉。”

“瞧你那点出息……”尧醉醉鄙视了她一番,并决定还是帮帮她。

毕竟朱二二也挺可怜的,在家里不被猪妈妈关心,还经常被朱三三使唤,脑子又不太聪明,被朱三三卖了还帮着她数钱的那种。

如果她这个做姐姐的都不帮朱二二,那她迟早逃脱不了被吃的命运……

于是,尧醉醉一边做菜,一边手把手地告诉朱二二每一步的步骤和原理,免得她到时候露了馅。

“这个过桥豆腐记得要把豆腐块摆整齐,像一座桥。”

“这个南瓜花卷记得面皮要擀到四到五毫米……尖的这面朝上。”

“这个土豆丸子记得土豆泥不能挤太干,湿润能成团就行。”

“这个牛奶布丁记得要边煮边搅拌,放凉后再放入冰箱。”

尧醉醉说得认真,转头看去却发现朱二二已经打起了瞌睡。

她生气的用锅铲的另一头敲了一下朱二二的头,朱二二一个激灵弹跳起来:“不要吃我!不要吃我!”

“……”尧醉醉恨铁不成钢的说道,“没人吃你!只要你乖乖把我刚刚说的都记住!快,要开饭了,你给我好好记着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朱二二耷拉着脑袋,一字一句的不停重复着尧醉醉让她记住的话,直到餐厅还在碎碎念。

黑狼看了看桌子上的四个菜,卖相似乎都不错,看来这两个小猪也并非是光吃不干活的。

只是……全是素菜,没有肉,他不太高兴。

“你在念叨什么?跟个苍蝇一样,吵死了!”黑狼不耐烦地把筷子拿起又放下,看向朱二二。

尧醉醉使劲用胳膊肘戳了戳朱二二,示意她别再出声。

朱二二反而身体一抖,脱口而出:“这个过桥豆腐的豆腐块摆得整整齐齐的,像一座桥。这个南瓜花卷的面皮才四到五毫米……尖的这面朝上。这个土豆丸子的土豆泥没挤太干,湿润能成团。这个牛奶布丁是边煮边搅拌,放凉后再放入冰箱的。”

尧醉醉:“……”

黑狼:“……没人问你这些。嘀嘀咕咕的吵死了。”

朱二二完全没有眼力见儿,一个劲的表忠心:“大王,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!您要是不嫌弃,我愿意给您做一辈子吃的。”

“我嫌弃。”

虽然说着嫌弃,但黑狼还是直接端着四个盘子,回自己房间吃去了。

味道还是不错的,只是烦人的苍蝇有点倒胃口。

“姐姐,待会让我去大王房间里收拾碗筷吧!”朱二二乞求似的看向尧醉醉。

“随你。”尧醉醉动手,给自己做起了吃的。

等尧醉醉把新的饭菜做好,朱二二端着四个脏盘子回来了。

她直接把脏盘子放到尧醉醉面前:“姐姐,你把盘子洗了吧。我饿了,我先吃饭了。”

说完,她就毫不客气的拿了一双筷子,坐在椅子上开始大快朵颐。

尧醉醉根本不看那几个脏盘子,反而把朱二二面前的几个碟子端走,不让她吃,自己坐到另一边吃了起来。

“姐姐,你什么意思呀?”朱二二走了过来,想继续夹菜。

“你不是要做大王一辈子的佣人吗?以后我被吃掉了,你怎么做饭给他吃?所以,你现在就自己去学着做吧。这是我做的,只做了自己的份。”尧醉醉毫不客气的拦住了朱二二的手,自己一个人吃起来。

她尧醉醉又不是做慈善的,也不是来给她当佣人姐姐的。

她还真以为她是谁,对她一丁点好,她就泛滥,蹬鼻子上脸?

对不起,本小仙女不伺候了!

尧醉醉真的对朱二二一点都不客气起来,让她自己一切都慢慢学。

可朱二二完全不是这块料,溜须拍马屁倒是学了个一应俱全。

尧醉醉亲耳听到朱二二在客厅里拍着狼大王的马屁,顺便踩了她一脚。

“大王,我皮糙肉厚的一点也不好吃。倒是姐姐,她细皮嫩肉的,肯定很好吃!”朱二二腆着脸,一脸笑容。

“哦?”黑狼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。

“真的,我和姐姐亲密,经常碰到她的胳膊啊腿啊肚皮啊,都特别细腻,一摸就知道肉质鲜嫩呢!”朱二二不遗余力的夸着朱一一,虽然这夸奖,没谁想要……

“是吗?”黑狼的黑眸饶有兴味的酝酿着。

“当然!我们家只有三姐妹,平时活都是我和三妹干的,姐姐在屋里不晒太阳不做事,所以小胳膊细腿,都嫩得很!”朱二二顺便抬了抬自己的胳膊腿,以示粗糙。

黑狼眯着眼眸想了想那只小猪娇生惯养不肯走路的样子,这倒是像真的。

他已经完全相信了朱二二的话。

听到了一切的尧醉醉不动声色的回到厨房里,继续做着自己的晚餐。

朱二二跟个没事人似的走进来,如果尧醉醉不知道,完全看不出来朱二二刚刚说过她的坏话。

“姐姐,你给大王今晚做什么呀?”朱二二探头探脑的问道。

“不是你要做他的佣人吗?他的晚饭当然是你负责。”尧醉醉神情冷淡的翻炒着铁锅内的食材。

“你……那你干嘛?”朱二二咬唇看着尧醉醉。

“我只是被他养肥了就吃的小猪,我当然什么都不用做,把自己喂饱然后睡觉就行了。”尧醉醉冲朱二二一笑,似乎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“你!”朱二二气急败坏,又无可奈何,只能自己去翻找着冰箱,鼓捣一番。

“哎呀,我突然想起要去拿个东西!”尧醉醉拍了拍大腿,制造出响动,“二二,你帮我看着火,我这菜马上弄好了,可以出锅了,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好的!”朱二二眼中闪过一丝亮光,“姐姐放心吧,我保证帮你看好!”

……

等尧醉醉从房间里出来,路过餐厅时,看到黑狼正在吃饭。

果然,她没猜错,朱二二把她做的菜端出来邀功了。

“大王,这个菜好吃吗?这可是我找了好多菜谱才学会的。”朱二二谄媚的笑。

“嗯……”黑狼包了一大口菜,根本懒得搭理她。

味道不错,但是这只猪太聒噪了。

还是早点把她吃了,懒得再养肥。

养一只细皮嫩肉的小猪就够了。

突然,黑狼猝不及防的咬到了什么东西。

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嘎嘣响,黑狼低头,吐出……

一颗硬的不能再硬的石头,还有他的两颗牙齿,还和着血丝……

朱二二吓得立马跪在地上:“大王,这石头……不是我放的!”

黑狼眼神桀骜的看向她,仿佛下一秒,就会判她死刑。

“大王,这盘菜是姐姐做的,这石头,也许是她无意中放进去的,你不要怪罪她。”朱二二额头紧紧贴着地面,瑟瑟发抖。

“呵,你刚刚不还说这盘菜是你做的吗?”尧醉醉嘲讽着看向朱二二,有这样的妹妹,她都替原身丢人。

黑狼缺了两颗牙齿,疼痛难忍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,看着这两姐妹争执。

“姐姐……你不要害怕,你虽然做菜不仔细不小心混入了石子,还害得狼大王崩掉了牙齿,但是你好好道歉,狼大王肯定不会怪罪你的。”朱二二试图把黑狼的注意力往石子上面引,就不要注意她偷偷端着这盘菜邀功的行为了。

“不好意思,这盘菜,我是故意放入石子的。”尧醉醉倔强的仰起头,满是不屑。

“你!”朱二二不敢相信的看向尧醉醉,就连黑狼,也一时忘了疼痛,有些诧异的看向尧醉醉。

“如果这盘菜我自己吃,我肯定会把石子夹走。但是我为了防止有人偷吃,就在里面放了颗石子。你也知道,这厨房的后门连着茫茫森林,万一有小动物进来偷吃,防不胜防。”尧醉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这盘菜。

“可我没想到,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啊!你居然为了邀功,偷了我这盘菜给大王吃,还害得大王崩掉了牙齿。”尧醉醉一脸痛心疾首,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

“你!如果你不放石子,就不会害大王崩掉牙齿!都怪你!”朱二二拒不承认。

“如果你不偷偷端走我的菜,或者提前知会我一声,就不会害大王崩掉牙齿。”尧醉醉也毫不退让。

“都怪你!你看大王崩掉牙齿多疼啊!你放颗石子,就算没害到大王,也会害到其他小动物,你真是太狠毒了!”朱二二彻底撕破脸皮,开始指着尧醉醉骂。

“呵,偷吃的人,本就应该付出代价,不就是崩掉牙齿,反正还能长回来。我没放□□都算好的呢!”尧醉醉白了她一眼。

黑狼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。

听着这两只小猪不断的重复“崩掉牙齿”这四个字,就像是在一巴掌一巴掌的扇着他的耳光。

他堂堂森林之王,还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!

他直接一拍桌子:“够了!你们都给我洗干净!”

尧醉醉和朱二二的脖子同时一缩,胆怯地看向黑狼。

“明天,把你们都吃了!”黑狼留下恶狠狠的一句话,扬长而去。

估摸着是去找森林里的浣熊医生看牙齿去了。

朱二二一下子跌在地上,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她做了这么多的努力,表现自己,贬低姐姐。告诉狼大王姐姐更好吃,就是为了让他不想吃自己。

可是现在,怎么还是逃脱不了被吃的命运啊……

“姐姐,你快想想办法啊!”朱二二绝望地拉住尧醉醉。

尧醉醉冲她一笑,甩开她的手:“你活该!”

第四章让猪快乐

尧醉醉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,还哼着歌,似乎很开心。

朱二二颤抖着问道:“姐姐,你不害怕吗?”

她可是害怕极了,害怕到不惜出卖血浓于水的姐姐,也要保住自己一条猪命……

尧醉醉懒得搭理她,直接一个人走了出去,坐在客厅的皮沙发上,等着黑狼的出现。

朱二二哆哆嗦嗦地跟着她走出来,腿肚子发软,一屁股跌下来,沙发都跟着颤抖了几下。

很快,黑狼的就出现了。

作为一只猪,是没有审美的。

但朱一一的内里是小仙女尧醉醉,所以当她看到夙黑这身皮相时,又忍不住啐了一口。

当条狼也要这么骚包。

此时黑狼已经化为人类的样子,星眸剑眉,白皙的皮肤套着合身精致的燕尾服,平整熨帖,还系着一根黑领带,活脱脱像一枚禁欲系的贵族美男子。

他拿着刀叉和盘子,极其斯文的走向尧醉醉,只是嗜血的目光是藏不住的。

尧醉醉乖巧地坐在沙发上,晃动着小腿:“真的要吃我吗?”

她此刻还是猪猪的样子,和动画片里小猪佩奇里的猪猪一样,可爱又天真,虽然是演出来的,但也蛊惑了黑狼。

他略有迟疑,闻着她身上飘出来的沐浴露香味,香香甜甜的,他吞了吞口水说道:“当然!你都洗干净了,就乖乖闭上眼睛吧,我一下就可以咬破你的喉咙,不痛的~”

尧醉醉歪着脑袋看向他:“不是说要把我养肥再吃吗?我很乖的,吃的也少,还能做家务,再多养我一段时间吧~”

她伸出手,晃了晃他燕尾服的衣角,可怜巴巴的望着黑狼。

黑狼盯着她白嫩又细腻的爪子,内心一动,确实,如果能更肥美一些,那吃起来就更舒服了。

只是……这小猪胆子也忒大,居然敢扯他衣服!

这可是找森林东头的大雁熨了好久的!

他直接甩开她的手,恶狠狠的说道:“乖乖坐着,不然吃了你!”

尧醉醉知道自己逃过一劫,立马背着手乖乖坐好,很听话的露出笑脸,又乖又懂事。

黑狼心里很是满意。这个小猪,不惹事,又听话,先养着吧!

至于另外一只嘛……

他狠厉的目光看向朱二二。

朱二二也想效仿朱一一,可是她根本没把自己洗干净,为了避免被吃,还往自己的皮肤缝里塞了许多泥巴。

“大王……我、我脏,不好吃!”面对黑狼嗜血的目光,朱二二是没本事撒娇卖萌的,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好像……尿裤子了。

黑狼和尧醉醉也闻到了味道,纷纷皱起了眉头。

随后,黑狼把朱二二和她坐着的皮沙发一起丢到了屋子外头。

屋外头正好大灰熊经过。

天上掉下个小猪,这简直是梦里才会出现的美事啊~

大灰熊惊喜地看着朱二二,黑狼嫌弃的挥了挥手:“送给你吃了,不用谢。”

大灰熊没有黑狼的洁癖,它也不挑食,直接叼着朱二二就欢欢喜喜的回家了。

尧醉醉见惯了生生死死,和朱二二又没什么感情。

对于朱二二接下来的命运,她只能说一句自求多福了。

她站在原处一动不动地看着大灰熊离开的影子化为一个小灰点,黑狼却以为她是因为妹妹被叼走而伤心了。

他大大的手掌放在她的头顶,覆盖了整个小脑袋:“看什么看,我饿了,给我做饭吃去。”

其实,他是不想她那么伤心,只是说出来的话,一点也不温柔。

至于,为什么不想她伤心。

黑狼给自己找的解释是,伤心会导致她抑郁,她抑郁会导致肉变质,肉变质就不再鲜嫩可口了。

于是黑狼再次给自己找了个麻烦而不自知。

因为他潜意识里觉得,他应该要让这只小猪保持开心,即使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,一切为了肉的口感,他也应该答应。

尧醉醉还不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,黑狼就已经自己帮她攻略了自己一番。

她撸起衣袖,朝厨房走去。

黑狼第一次跟着她进厨房。

没别的,他只是想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,比如炉火渣容易飞出来呀,锅容易炸啊之类的。

平时自己不怎么关注厨房的安全,万一不小心伤害到这细皮嫩肉的小猪就不好了。

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

朱一一手里飞舞着的锋利菜刀,炉灶上跃动着的火花,还有噼里啪啦烧着的碳火,都让他心惊肉跳。

这万一伤到这细嫩的小猪,可怎么办?

他辛辛苦苦养的,可不能这么轻易糟蹋了。

于是他脸一黑,按住尧醉醉正在洗胡萝卜的猪爪:“不准动。”

尧醉醉不明所以地看向他。

她明明在很乖的洗胡萝卜,她又做错了什么?

难道,是她洗胡萝卜的姿势不对?

“不要做饭了,厨房危险。”黑狼脸色稍稍缓和,拎着尧醉醉出了厨房。

尧醉醉明白了,他是担心她呀!

那她当然要趁热打铁才行。

于是,她雾蒙蒙的双眸看向黑狼,踮起脚尖,把爪子努力伸向他:“爪子疼!要呼呼~”

她要卖萌!

他肯定对一只可爱的小猪猪没有抵抗力的!

她的眼睛雾蒙蒙又湿漉漉的,软得不像话,可黑狼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。

“不吹,你自己没嘴吗?”他撇开头,真是娇生惯养,也不知道谁惯的。

“大王吹得久,风大,舒服!”尧醉醉的声音也软软的,像小泡泡飘到了他的心窝里。

好像是这么个道理,被夸奖了的黑狼,把目光重新投向尧醉醉。

“吹吹,肉肉就不会起泡,就不会痛,就好吃呢!”尧醉醉萌死狼不偿命。踮起脚尖还自己装模作样的呼了两下。

好像她说得很对。

黑狼想起了不久前自己想过,要尽量满足这只小猪的要求,要给她听音乐,要让她舒服服服快快乐乐的长大变肥,那样肉肯定很好吃。

黑狼吞了吞口水,弯下腰,开始对着尧醉醉的爪子呼起气了。

“大王,风太大了!要轻轻的呼!”尧醉醉差点被吹飞。

“大王,风太小了!好痒!”尧醉醉咯吱咯吱的笑。

黑狼开始怀疑,自己这到底是养了只食物,还是养了个祖宗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森林之主黑狼又带着小猪尧醉醉出去觅食了。

一只狼能当森林之主也是有原因的,毕竟他内里是大魔王的灵魂碎片,那股狠劲,其他肉食动物谁也比不上。

其实尧醉醉是完全可以待在家里不出门的。

黑狼一边抱着她,一边心里在想是造了什么孽,自己为何要一时兴起养头小猪在家。

把她丢在家里又担心她被其他动物偷偷溜进家里吃了。

或者她出门乱跑被路过大灰熊丢走。

把她待在身边,她又非吵吵闹闹的要抱,简直是个累赘。

一肚子气的黑狼,看到小猪水汪汪的眼睛,粉嫩粉嫩的皮肤,一下子又偃旗息鼓了。

心里说不出来的柔软,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。

“到了!”小猪躺在他怀里,舒舒服服的抬起爪子,笑眯眯地指了指不远处的房子。

眼睛就像森林西头的那汪湖泊,明澈清亮又干净,让他有点想进去游一圈。

见鬼。

一头猪这么可爱干嘛?

黑狼别扭的把大掌盖住她的脸:“我自己有眼睛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猪嘟囔着,呼吸喷在他的掌心,痒痒的又热热的。

真是见鬼。

黑狼压住心里奇怪的感觉,把她丢在树边,自己走到了朱三三的房子门口。

朱三三的房子是用农夫给她的砖头盖的,很是牢固。

黑狼嗓音冷冽好听:“小猪,小猪,让我进去吧。”

朱三三忙不迭地回答:“不,不,绝不能让你进来!”

即使狼王声音再好听,也不能放他进来。

黑狼恶狠狠地说:“那我就把你的房子吹个稀巴烂!”

他虽然表面凶狠,可是现在尧醉醉一点也不觉得他可怕。

她百无聊赖的撑着自己的头坐在树下,快要睡着了。

黑狼吹呀吹呀,吹呀吹呀,可是房子没有倒。

他知道吹不倒朱三三的房子了,于是他转念一想,带着说不尽蛊惑的声音说道:“小猪呀,我知道一个地方有一大片漂亮的萝卜园。”

他家小猪朱一一最爱吃胡萝卜了。

朱三三肯定也喜欢。

果然,朱三三好奇地问:“在哪里啊”。

黑狼阴恻恻的笑:“在史密斯先生的菜园里。如果你也想去,明天早上我来接你,我们去拔些萝卜当晚餐。”

朱三三想了想:“好吧,我也想去。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呢”

黑狼说:“早上六点钟吧。”

一狼一猪就这么商量好。

黑狼美滋滋的回头,发现他家小猪居然睡着了。

真是头猪!

第五章另类情话

黑狼哼了一口气,走过去把她抱起来,回家。

尧醉醉又有了软软的肉垫床,睡得又香又甜。

回家路途漫漫,黑狼脑子里自然又要胡思乱想许多。

他想,朱一一定是等得太无聊了才睡着的。

家里只有一只小猪,没有人陪她玩,他是堂堂狼王又不可能陪她玩。

不如明天抓到朱三三,也把她养着吧。

和这只小猪有个伴,小猪心情也能好一些。

心情好,就长得快,肉质细腻味道好。

狼王又为自己找了个宠这只小猪的理由。

顺便单手抱着她,腾出一只手来逗弄她。

睡得跟死猪似的。

还打鼾,跟唱歌似的。

圆圆亮亮的大眼睛闭上了,还是睁开好玩。

小鼻子哼哧哼哧的。

还有这小肚子,又软又弹,捏起来真舒服。

看来小猪长胖了,肚子上都有一圈肉了。

自己养得真不错,再接再厉!

等过新年的时候,就可以大吃一顿了!

黑狼紧了紧怀里的小猪,大掌护住她的脸,挡住森林中瑟瑟的风。

这小猪嫩嫩的,可不能被风吹坏了。

————

第二天,黑狼六点钟准时来到了朱三三的房子前。

“小猪,你准备好了吗”黑狼还礼貌地扣了扣门。

朱三三笑着在里面应答:“准备?我已经去过回来了,拔了满满一篮萝卜当晚餐吃。”

朱三三是多么聪明的小猪,她才不会让自己遭遇危险。

自然是五点就自己去拔了胡萝卜,完全不会碰到黑狼。

黑狼很生气,但是他想,他一定有办法骗过朱三三。

于是他说:“小猪呀,我知道一个地方有一棵美丽的苹果树。”

苹果,他家小猪也很爱吃的。

朱三三肯定不能抵抗这诱惑。

果然,朱三三好奇地问:“在哪”。

“在梅丽夫人的花园,如果你不骗我的话,我明天早上五点钟到你这来,我们一起去摘苹果。”

黑狼又和朱三三约好了。

回头一看,自家养的小猪又在树底下睡着了。

还是自家小猪好,贪吃懒睡,方便他吃。

黑狼又莫名其妙更喜欢了这小猪一点。

他走过去抱起她:“怎么总见你在睡?”

“猪猪就是要睡觉啊!不然干嘛呢?”尧醉醉打了个呵欠,头往另一边一歪。

好像很有道理。

黑狼看着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样子,突然有些心疼她起这么早跟着他过来抓小猪。

不如,带她去摘胡萝卜好了。

“朱一一,你想吃胡萝卜吗?我带你去摘胡萝卜好不好?”黑狼看着她,声音不自觉地有些温柔。

尧醉醉歪着头想了想,又打了个呵欠:“你抱我去吗?”

“……”他不抱她去,谁抱她去?!

这懒小猪肯定是不会自己走过去的。

黑狼僵硬着点头,想到刚刚自己还夸了这小猪好吃懒做是件好事。

于是反复告诫自己:不能生气!不能摔她!不能发怒!

幸好胡萝卜园不远。

黑狼轻轻松松的到了那,小猪已经睡得在他胳膊流哈喇子了!

身为一只有洁癖的狼王,这是断断不能忍的!

他扫视了一圈,对准胡萝卜草地,把小猪甩了上去。

居然敢在堂堂狼王手上流哈喇子,这小猪,怎么突然不乖了?!

尧醉醉眯着眼睛,用爪子擦了擦。

“怎么了?到了吗?”因为刚醒,她的声音惺惺忪忪。

“先把你的口水擦干净再说话!”狼王变成了人形,嫌弃地拽了一把草擦着自己沾满了口水的衣袖。

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~

尧醉醉心里偷笑几声,模样却十分乖巧地擦了擦嘴角。

这还差不多。黑狼的神色稍稍缓和。

“你看看喜欢哪些胡萝卜,喜欢的就带走。”

“好的呢!”尧醉醉开心的提了个布袋子冲进了胡萝卜园。

有只狼王做靠山真好。

连说话都是那么霸气。

看上哪根胡萝卜,直接带走!

童话世界里的胡萝卜清甜爽脆,很是可口,她最爱吃了。

这里的胡萝卜都肥肥胖胖,红嘟嘟的,很是可爱。

每一根胡萝卜她都喜欢,都想带走。

但是胡萝卜园实在太大了,胡萝卜们也实在太多了。

她装了满满当当一袋子,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袋子拖拉到黑狼面前。

“这么多你吃的完吗?”黑狼嘴角微微抽搐,他似乎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大王也吃呀!”尧醉醉满足地拍了拍袋子,充实的感觉真好。

“切,我不爱吃胡萝卜。”黑狼撇过头,厌弃地不去看那一袋子胡萝卜。

胡萝卜有什么好吃的?

“那大王喜欢吃什么呀?”尧醉醉偏头看他。

“我只喜欢吃你!”黑狼转头冲着尧醉醉笑,露出阴森森的牙齿。

尧醉醉脖子一缩。

她可以把这当成另类的情话吗?

他不喜欢胡萝卜,只喜欢她。

“大王,提不动!”尧醉醉扯了扯纹丝不动的布袋。

“自己吃,自己提。”黑狼抱胸,不屑一顾。

“大王吃我,我吃胡萝卜。”尧醉醉掰着手指算计,“所以大王既要提我,又要提胡萝卜!”

“……”他收回之前说这小猪蠢的话,明明精明得跟个小猴一样!

黑狼认命地一手拎着小猪,一手拎着布袋。

不愧是小猪,吃得可真多!幸好他力气大。

“要抱抱。拎着脖子肉痛,会变难吃!”尧醉醉已经非常懂得戳黑狼的软肋。

果然,此话一出,黑狼就把她单手抱在了怀里。

尧醉醉躲在怀里偷偷笑,看来“暴食”这个属性,也不是那么坏嘛~

到了家,尧醉醉进了厨房就开始乒乒乓乓鼓捣胡萝卜盛宴。

黑狼拿着份报纸坐在灶台边,随时看着她,以防好不容易养肥点的小猪出什么意外。

对于黑狼的行为,尧醉醉并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,以为他是怕自己下毒才守着她。

胆小鬼!她暗搓搓咒骂着夙黑的灵魂碎片。

但是手里的活一点也没停下来。

先做个爽脆萝卜丁,小块的胡萝卜一勺一勺往嘴里放,爽口开胃,酸甜美味,根本停不下来。

再做个胡萝卜三明治,厚实的面包加上香脆的胡萝卜片,一口咬下,就能瞬间在口腔里爆发出绵绵的口感。

还榨杯胡萝卜汁,加上一勺蜂蜜,又香又甜,滋润得不行。

因为黑狼说了不吃,所以尧醉醉没给他做。

不过还是要客套一下的。

“大王,你真的不吃吗?”尧醉醉晃了晃餐盘。

“不吃!胡萝卜这种蔬菜有什么好吃的?我只吃肉!”黑狼撇开头。

那真是太好了。

尧醉醉吧唧的喝了一口胡萝卜汁,再去抓三明治时,却发现……

三明治不见了!

黑狼抹了抹嘴:“真香。味道还不错,再去做几个。”

顺便把一盘萝卜丁倒入口中的黑狼表示。

他是只打算替小猪试试味道的。

只是一不小心就吃光了而已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黑狼很聪明,也会举一反三。

上次朱三三特意提前一小时去摘胡萝卜。

于是他这次就也提前一小时出发,去苹果园拦截那朱三三。

尧醉醉躺在他怀里,舒舒服服的靠着,嘴里不停念叨着:“吃苹果呀吃苹果~”

不知为何,尧醉醉本没有这样贪吃好睡的。

也许是沾染了猪猪的习性,所以她格外的喜欢吃东西,喜欢睡懒觉。

黑狼走了一路,她就哼了一路自己编的歌儿,全是对吃苹果的期待。

童话故事里的苹果又香又脆,咬一口全是清甜的汁液,她最喜欢了。

黑狼看着她高兴摇晃的小脑袋,也很是无语。

苹果而已,比肉的味道差多了,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猪。

黑狼遥遥望见了正在摘苹果的朱三三。

朱三三也看见了他们。

整个苹果园的苹果都被她摘光了,树枝光秃秃的。

黑狼放下尧醉醉,开始朝朱三三狂奔。

朱三三显然受到了惊吓,她撒腿就跑,顺便拿起篮子里的一个苹果,朝反方向扔去。

苹果又大又红,泛着甜香。

黑狼一咬牙,朝着苹果的方向跑去,放弃去追朱三三了。

他想,猪跑了下次可以再追。

反正朱三三在那里跑得了小猪跑不了房子。

但是如果错过这个苹果,可就得等好长一段时间苹果树才能再结果了。

到时候,小猪都进他肚子里了,吃不到苹果了。

所以,他还是先捡了这个苹果给小猪吃吧,她可是念叨了一上午的。

更多无翼鸟邪恶动漫,请关注900漫画网!!爱生活爱阅读,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