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岁那年我被陌生叔叔侵犯的好痛 - 劲爆!!俏丽网

原创
轶事??????? 2019-01-11 19:59???来源:网络???作者:匿名 技术&&资源群:222833571|最全影视站
文/佳纱 1 那年,我15岁,正值最美年华。 那时我上初中,很多人都说我是校花。在我们那个农村的初中,人们都说我看起来根本不像农村的孩子,气质很像是城里的孩子。也许因此,我

《15岁那年,我险遭性侵》by 佳纱

?

?

文/佳纱

?

1

那年,我15岁,正值最美年华。

那时我上初中,很多人都说我是校花。在我们那个农村的初中,人们都说我看起来根本不像农村的孩子,气质很像是城里的孩子。也许因此,我是个颇受关注的人。

农村的初中,除了语数英三门主要文化课,其他科目上得很随便。比如体育课,都是老师来了一甩手,让我们自己玩儿去。但爱学习的女生,大多不会出去活动,都选择待在教室写作业,比如我。

我们体育老师,姓刘,头发齐肩,中等身高,穿着打扮看起来挺像一个搞艺术的。据说,有不少女生都为他倾倒呢。可他在我眼里,很一般,虽然有那么点气质,可我就是感觉他有点作,不是与生俱来的骨子里的那种气质。

他仿佛很喜欢上课时待在教室看我们几个爱学习的女生写作业。他总是不停来回走动,随意看我们做题,有错他还偶尔会指出来。

我的同桌心敏,是个花痴,她就巴不得节节课都是体育课,这样她就可以一直看着她心中的男神了。

有一天,心敏发烧请假没来。体育课上,我旁边的座位,空荡了一天,没她我还真挺寂寞。

跟往常一样,刘老师在看我们写作业。

他在教室晃悠了几圈后,竟然在心敏的座位上坐下。我很诧异,但我没做出任何反应,只顾埋头做题。他忽然将身体靠向我,将头凑到我肩膀前,我猛地感到一股男人身上的气流扑面而来,但我依然不动声色。

“莫凡,有个事要跟你说下,做完这题到我办公室来下。”

我诧异地抬起头,看着他,觉得莫名其妙,但我还是说“好”。他听我说声“好”,就站起身出去了。我抓紧时间做完手上这一题,就起身去了他办公室。

2

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刘老师的办公室。他应该是个挺爱干净的人,办公室收拾得井井有条。他似乎把办公室当家了,因为我看到煤气灶和床还有一个衣柜。我问他:

“刘老师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他没有马上回答,只是站起身关上门并且闩上了。

我当时觉得这个刘老师好奇怪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隐隐约约的不安感。他见我表情诧异,别扭地解释道:

“莫凡,不要害怕,我只是想跟你说会话。来,坐下。”

他说完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椅上坐下来,并且顺手把窗帘也拉上了。

我心中的不安感随着他的一系列动作如潮水般猛烈袭来,曾看过的很多电视剧电影里罪恶的镜头在我脑中浮现。

于是,我猛地站起身准备走。

谁知这个刘老师见状,双手死死摁住我的肩膀,我根本动弹不得。我顿感大事不妙,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,我喊道:

“我要回教室,我要走。”

我一边喊一边拼劲全力挣脱他的手。过程中我打翻了他桌上的陶瓷杯,掉到地上,砰地碎了。

我心里越来越恐惧,我都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。

“莫凡,老师喜欢你,你陪陪我好吗?我每天都在想你。”

那个男人一边说一边喘着粗气:

“莫凡,我早就喜欢上你了,今天你陪陪我好吗?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?

他越说喘息声越粗重,我听着头皮阵阵发麻,心中倍感恶心。我恐惧到了极点,更加奋力地挣脱他。没想到他竟然猛地将我搂入怀中,一只手用力托起我的下巴,就将嘴唇贴了上来。

一阵恶心立刻传遍我全身。掺杂着烟味汗味的男人气息,只让我觉得胃中滚滚翻动,感觉快要吐出来。

或许是恐惧之极的愤怒,我用了很大的力气狠狠地咬了他的下嘴唇。他疼得“啊”了一声,立刻松开了我。我赶紧趁机想跑,结果还是被他拦腰搂住。

我看到他嘴唇流血了。他用手抹了抹嘴唇,看了看手指上的血,他那双兴奋的眼睛似能喷出火来。

我满腔愤怒和羞耻,正准备大声喊救命。结果他竟捂上我的嘴,将我嘴里刚喊出的“救”字生生扼了回去。

“莫凡,看不出来你还挺烈的,下嘴这么狠,我就喜欢你这样,今天你别想走。”

他说完就将我拖到床边,将我压在身体下面,一只手将我的双手按在头顶,另一只手粗鲁地解我衬衫纽扣。我只觉得身上有千斤重,压得我快要窒息,并且丝毫动弹不得。

我好绝望了,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样欺负,除了哭,没有一点反抗能力。

绝望之时,“砰砰砰”,急促的敲门声想起,我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心中一喜。

“刘丙付,快开门,我是校长,我知道你在里面,快开门。”

门外传来校长熟悉的声音。

这个禽兽听到校长来了,嗖地从我身上爬起来,慌慌张张地整理着衣衫。我也紧跟着迅速爬起来,将衬衣纽扣扣好,奔到门边就毫不犹豫地开了门冲了出去。

我太感到羞耻,以至于我都没理会站在门外的校长,还有一个人,就是我的发小周珂。

3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教室,我趴在座位上剧烈地哭。好几个女生跑过来问我怎么了,我都没抬头,强烈的羞耻感让我没脸抬头。

很快地,这件事便见鬼般地传遍了整个学校。到处都在议论那个刘丙付如何好色,如何禽兽不如非礼校花被开除,还有很多添油加醋的情节在里面。

传言虽然是在批判那个禽兽,可是我也跟着名声扫地。

走在校园里,到处都是指点我的人和在我身后窃窃私语的人。那段日子,我都不敢抬头走路,心中无比阴郁,去死的心都有。

我的学习成绩,也因此略有下降。我不敢将这件事告诉我爸妈,我不敢想象他们知道后会怎么想。我怕他们伤心,怕他们因我蒙羞。

可这件事毕竟闹这么大了,纸包不住火,爸妈最终还是通过别人的嘴知道了。

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放学后我回到家的傍晚,我妈一见我进门就啪啪扇我两个清脆的耳光:

“叫你不检点,不好好读书,被男老师勾搭上,我和你爸的脸都被你丢尽了……”

我妈恶狠狠地骂道,她的语气分明是又气又羞又恼。我脑子里随着她的巴掌扇来,已是一片空白,委屈的泪滚在我两边生疼的脸颊上,更加生疼,疼进骨子里。

我已记不清我妈之后还说了什么难听的,我站在那,只觉得世界末日已经来临。我爸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,一直不说话。我没有看他的脸,但我听到他比平时要焦躁的呼吸声,我就知道,他心里有多难受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老爸站起身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说:

“凡凡,爸爸知道这事不能全怪你,但毕竟一失足成千古恨。你毕竟是个女孩子,你真的要好好自重,不要轻易被人欺负。你才十五岁,你的路还长,千万不要因为轻信了别人害了自己一辈子啊!”

我没有说话,我本以为老爸会好好安慰我,没想到他跟所有大人一样,只知道名声,只知道讲道理。为什么没人问我当时怕不怕?为什么没人关心我一个才15岁的女孩受到这样的蹂躏内心有多恐惧无助?我错在哪里?为何只要是女孩受到坏人欺负,就算不是女孩的错,她也要无辜背负骂名?是何道理?更何况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失足。

大人的心,总是那样冷冰冰,让我好失望好难受。

那个傍晚,太难忘,感觉从此我的人生不会再有色彩。
?

或许是我低估了自己的坚强,我并没有如我之前假设的那般感觉不到阳光的存在。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难过也没有用,天天萎靡不振的,岂不是更让人笑话?

已经有不少女生从此疏远我了,但我并不是很在乎这些,因为我骨子里是个很傲的人。

最让我接受不了的,是跟心敏之间的友谊,我无法不在乎,她已经不再理我了。她还主动跟班主任提出要换座位。

她不理我的理由,绝不是因我受到欺负而看不起我笑话我,而是因为我所受的欺负,是她在意之人施与的。她情窦初开的年纪,怎能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?

那几天,心敏瘦了好多,本来是略圆的脸,之后却瘦得颧骨微微突出了面颊。她整个人,就跟霜打了一样。我很想去安慰她,但,我没勇气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装作什么看不见什么听不见,只顾埋头学习,所以略有下降的成绩,又逐渐恢复到从前。

每天放学,周珂还是一如既往地跟在我身后,做我的“护花使者”。我知道,那次事件,我之所以能脱离危险,是周珂帮的忙。一定是他看见我去了那个刘老师办公室,发现不对后,叫来了校长。我打心里谢他,但我从没当面对他说句谢谢,我和他,对那件事都闭口不谈。

多年以后,周珂看着我恋爱、失恋、再恋爱、再失恋、再恋爱、结婚、生孩子、为事业奔波……

周珂依然是那个周珂,我们不是夫妻,却比夫妻更像亲人。如今生活都平淡了下来,十五岁时的那场经历似乎在岁月里化成了一缕轻烟。

回想当初,我依然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,虽然很多人包括我爸妈在内,都认为这是我人生中一个污点。

相信有如我这般经历的女孩肯定不在少数,不知她们的命运如何,会不会像我这般幸运呢?

完!